zhucanting_00

 

今日得知,

梁志天先生参与设计的“竹”餐厅获奖了。

 


 

常看的APP上今天的头条是梁先生的一条消息,然后,负责梁先生项目的Abby电话就打来了。“竹”餐厅的项目在ICONIC AWARDS 2018中斩获界内最高荣誉,是室内设计界的“Best of Best”。我第一时间道了贺,这是我们都很喜欢的项目,得奖自然让我们都很开心。新闻中有一张图,纵向拍摄了餐厅入口暗廊里那列昏黄的小地灯,和我当初拍摄的角度很像。

 

zhucanting_01

 

对,我是去过这里的,说起来,也算是第一批顾客。“竹”餐厅,全名“TA·KE竹”,坐落在铜锣湾利园二期,是一家有7年历史的日本料理店,原名“竹寿司”,在梁志天、隈研吾及关永权三位设计大师的改造下,成了今天的样子。今年上半年的时候,我去香港赴梁志天先生的约,谈一些合作上的事情,恰逢“竹”开业不久,梁先生便带我们去“尝鲜”。

 

梁先生向我们介绍,餐厅里主要的三种装饰材质,就是竹、木、石。门口白色鹅卵石铺置的枯木山水,背景便是烧杉木墙面。地面是石板小径,牵引来客走入餐厅。

 

那时,走进餐厅的第一感觉,就是赞叹关永权先生灯光设计的巧妙。从门口的枯木山水开始,随着地灯穿过暗廊,柔和的设计灯光与自然光完美结合,整体空间亮度被压低,但绝不会辨物困难,灯光像数字一样被精确把握,营造出一片静谧而仿若梦中的寂地。

 

zhucanting_02

 

作为主角的“竹”,是餐厅里分割一切与包容一切的“主人”。这“主人”将餐厅划分成了五个区域,用日式传统庭院的不同部分命名,从入口处由石径一路贯穿,开放的“庭”(にわ Niwa)、围着木栅格屏风的“离れ”(はなれ Hanare)、自天花板垂落竹帘、搭配日式榻榻米的“缘侧”(えんがわ Engawa)、有一棵樱花树与石台相伴的“中庭”( なか にわ Naka Niwa ) ,私密感一路厚重起来,每一步都仿佛在时间静止的长河中逆行,一步步穿越进17世纪日本江户时代的庭院。这最后的贵宾寿司吧台“奥”(おくOku),就是“主人”的内院。

 

我至今还记得,那“内院”想必是秋意正浓,用一面传统枫叶红的日式陶瓷砖墙,阐述遗世独立的”侘寂” 美学。我们围桌而坐,用着日本直送、著名陶瓷家手工烧制的食器,吃着摆盘与口感一样完美日式料理,相谈甚欢。

 

今日回想,我已经记不清与梁先生具体聊了什么。可我记得“竹”,记得那些升起的竹台和“有田烧”铁板台。尽管不敢夸口说自己是日料的行家,但我可以确定,那一餐是我迄今仍认为“最日本”的料理。

 

zhucanting_03

 

所以当看到文首那篇获奖报道的时候,我十分欣喜,但并未有太多惊讶,甚至有一丝意料之中。梁志天与隈研吾两位中日国际设计大师的天才碰撞,叠加关永权大师绝佳的灯光设计,使得这家餐厅作为一件设计作品仿佛“天作”。但作为一个食客,我的“意料之中”,不仅在此,更多的原因,是一个单纯食客想及美好一餐时的“条件反射”,那些梦境似的就餐体验,自设计中氤氲出来,根植于我的脑海深处,被唤起时就等同告诉我,“竹”餐厅,就是“Best of Best”。

 

谈及此,让我想起我有时候也会陷入的那个遐想——是否这世间有一个推动着世界转动的“至理”,它是否在几千年来哲学家探索的夜空后,透过点点星光看着人类?在仔细品味“竹餐厅”设计时,有一刹那时间我觉得找到了一个“它”在每个设计师使命背后的存在——所谓设计的“至理”,正是“是否以‘人类’作为的那个前提”。

 

譬如,作为餐厅设计,以企业“经营者”和“客户”体验为目标,然后进行设计,令每一个空间使用者能够沉浸于其中,享受、欣赏它——梁先生做到了,这恰恰是梁先生的厉害之处,也是“竹餐厅”获奖的根本原因。也许正因为这样,我们能够与梁先生合作如此密切、默契,因为我们所追求东西是一样的——我们都认同并践行于这个道理,设计是为了商业,是为了那些使用“设计”的人——这个更为宏大的命题。

 

 

云华设计(CloudOne.design),CloudOne(云华互动)旗下专注于品牌咨询与商业视觉创意的服务品牌。www.cloudone.design

艾比的文青笔记 | Hallstatt,茜茜公主的小镇

  在小编的不懈努力之下,艾比终于又继续她美丽的文青笔记了。艾比很忙,忙着做女汉子操劳客户的品牌,忙着做超级妈妈呵护宝贝儿的每一个小小梦想,忙...

阅读全文

总监说,牛逼的设计公司开家微店怎么样?

    小编遇上大事儿了。这一次被主编安排的主题是对接我们传说中的ECD。ECD是小编的老上级,磨砺了我各种接大招的能力,这一次……     ...

阅读全文

印度知道答案

  Jasmine总是慢慢的在表达,尽管她的思维活跃的像一道闪电。这是修行样子。快与慢,都是在寻找答案。   每隔半年,她都会在我们面前消失一段时间...

阅读全文

欢迎留言